Monthly archives: 十二月, 2010

成都雪印象!

成都雪印象

  昨天写完《纪念逝去的捷安特君》的时候,葡葡萄同学就很精确的点出了我的博客已经沦为月经族,我曾想歇斯底里的反驳,不过在精确数据统计的事实面前,我淫荡的屈服了!




纪念逝去的捷安特君!

纪念逝去的捷安特君

  那日在网上闲逛,遇见A君,前来问我道,“先生可曾为捷安特君写了一点什么没有?”我说“没有”。她就正告我,“先生还是写一点罢;捷安特君生前就很爱跟先生在一起!”




现代社会已经畸形到只有读书一条出路?

杀鱼弟

  文字上方的两张小图相信大家都不陌生,一个是感动了亿万网民的512大地震中一个孩子握笔的手,在生命最后一刻都不忘紧紧握住手中的笔,而另外一张图则是最近在网络上激起千万民愤的“杀鱼弟”!
  请注意我用的两个修饰词语“感动亿万网民”和“激起千万民愤”!